2022年3月2日 星期三
當前位置: 生活頻道 詳情

多彩閩茶的歷史機遇

中國網 |    發布時間:2022-07-18 15:40 |

9月3日~5日,在剛剛圓滿結束的廈門金磚會晤上,作為一座傳統與現代氣息交相輝映,小資浪漫隋調與悠久深厚茶文化兼具的海濱名城,福建廈門以嶄新的國際化形象,以熱情開放包容的氣息,吸引了全世界的關注。而被稱為閩茶“五朵金花”的大紅袍、鐵觀音、正山小種、自茶、茉莉花茶,以十足的中國范成為會晤國禮,向世界展示了閩茶的曼妙風韻,也為閩茶創造了新的時代發展良機。

萬里茶路飄香的閩茶

熟悉廈門的人都知道,廈門是一座特別愛“泡”的城市。生活在這座城市的人們喜歡隨手沏上一杯醇香甘爽的烏龍茶,怡然自得地工作生活。而每年來自世界各地的旅游者,喜歡漫步在廈門大街小巷,然后在隨處可見的茶館或是茶店里挑選一處小憩,再泡上一杯充滿廈門味的茶葉,感受著這個城市的流光溢彩。

其實,廈門島本身并不產茶,但這并不妨礙廈門成為一座茶香曼妙、令人流連忘返的城市,也并不妨礙廈門成為海上茶葉之路的起點之一。因為地處福建——這個我國著名的烏龍茶主產區,也是最具代表性的產茶大省之一,歷史上一箱箱的閩茶大量是通過廈門港揚帆出海,走出國門,運抵東南亞、非洲、歐洲、美洲等地區,使閩茶成為東方茶文化的象征,香飄萬里。

眾所周知,歷史上中國向世界輸出東方文化精神,主要有茶葉、絲綢以及瓷器這三大“利器”。其中,茶葉作為舌尖上的舞者,尤其是相當長時間內作為國茶“形象代言人”的閩茶,自然成了西方能夠切身感受東方文化精神的最直接、最有效的媒介。至明代中葉以后,隨著中國南方資本主義經濟的萌芽發展,以及西方航海業的發展,北方陸上絲綢之路不再是中西方貿易往來的主要通道,并開始轉向東南沿海的海上絲綢之路。在”海絲之路“的興起中,閩茶借船出海,走向更加遙遠的歐洲、美洲,奏響中國茶文化的歷史最強音,甚至在西方的歷史進程中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。

據有關史料記載:1661年,葡萄牙公主凱瑟琳嫁給英王查理二世時,帶去了幾箱閩茶“正山小種”紅茶。自此,閩茶開始登堂入室,成為備受英國乃至歐洲上層社會青睞的飲品,逐漸形成了當今流行歐洲的“下午茶”文化。1773年年底,來自廈門口岸的342箱閩茶被倒入大海,最終引發了美國獨立戰爭,即為著名的“波士頓傾茶事件”。

19世紀以來,廈門口岸閩茶的出口量節節攀升。至1896年,已經達到當時的最高峰1.2萬噸。此外,值得一提的是,茶的英文名稱“Tea”、法文名稱“The”、德文名稱“Thea”等,均由廈門方言閩南語“dea”的發音演變而來,印證了當時中西茶葉貿易的密切往來,以及廈門作為中國第一個輸出茶葉港口的事實,也彰顯了閩茶的世界影響力。

夢想再次遠航

縱觀中西茶葉貿易的歷程,我們不難發現,“茶者,南方之嘉木”,其實并非只是簡單的一片片茶葉,它的身上竟濃縮了百年國運興衰的歷史縮影。從中國茶的一家獨大到印度、斯里蘭卡茶葉等后來居上,在近代百年國難中,國茶在世界舞臺上的形象目趨黯淡。此外,盡管中國是茶葉的故鄉,但如今中國早已非茶葉的最大生產國和消費國。

與此同時,近年來,面對復蘇疲軟的世界經濟形勢,以及需求不振的市場態勢,閩茶的出口也如同過山車一般,進入一個低谷期。據廈門海關數據統計顯示,2016年廈門口岸出口茶葉總計6710噸,主力產品烏龍茶出口量共計5315噸,仍不及歷史最高峰的一半水平。

可見,閩茶乃至國茶未來的崛起之路,任重而道遠。

夢想從歷史深處走來,似乎遙遠;但歷史可以照見現實,因而夢想來得真切。在新的時代語境下,借助“天時、地利、人和”,昔日的榮光是可以在現實中得以重現并發揚光大。

2017年廈門會晤,為下一個金磚十年開啟了一扇金色大門。與此同時,隨著“一帶一路”國家建設向縱深發展,沿線65個國家至少涵蓋了全球44億人口,蘊藏著巨大的市場潛力和人口紅利,為閩茶的振興提供了得天獨厚的“天時”。

此外,作為傳統產茶大省,閩茶產量、產量連續多年位居全國第一,囊括了烏龍茶、紅茶、綠茶、花茶等中國茶葉的主要品種。從茶葉的影響力來說,僅中國十大名茶排行榜中,福建就有安溪鐵觀音、武夷巖茶60多年來雷打不動,福鼎自茶、正山小種等各種名茶異彩紛呈。目前福建全省產茶大縣已達到26個,涉茶人員超過300萬人,放眼全國,也是數一數二,形成了獨具特色的愛拼才會贏的閩茶經商傳統……這些先天優勢,為閩茶的做大做強提供了最佳的“地利、人和“。

如此,借著這股東風,在新時期國家政策紅利的引領下,閩茶能否緊抓時代機遇,迎來新的發展良機,并代表中國傳統茶文化在世界上發出古老東方文化的時代最強音呢?

來源:茶道

作者:義芳君

責任編輯:馮崢

分享到:

熱點關注

鏡頭面前

亚洲人成网站WWW_老司机带带我看精彩免费视频_一二三四免费观看视频_国产卡1卡2卡3精品推荐